首页 »

郭德纲撕曹云金,传统规矩还是现代糟粕?

2019/10/20 0:30:57

郭德纲撕曹云金,传统规矩还是现代糟粕?

 

1

 

近日,郭德纲在微博晒出“德云社家谱”,家谱中提到,“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,欺天灭祖悖逆人伦、逢难变节卖师求荣,为警效尤,夺回艺名逐出师门”,疑指曹云金与何云伟。随后,岳云鹏等多位德云社成员均在微博上声援师傅。

 

9月5日,曹云金在微博微信上发布长文回应,细数落郭德纲的“七宗罪”:

 

一宗罪:郭德纲办学授课,无正规学堂,多赚徒弟学费;

 

二宗罪:勒令曹云金央视退赛,师爷侯耀文气极摔电话;

 

三宗罪:曹云金赔钱赶演出,郭德纲拍戏“分文不给”;

 

四宗罪:骂相声圈骂春晚骂记者,强制要求全团队骂姜昆;

 

五宗罪:突然禁演曹云金,另控诉其背弃师门;

 

六宗罪:借助舆论力量“背后捅刀”,制造炒作话题;

 

七宗罪:生活中设置难题,曹云金演出受阻。

 

在文章后半段,曹云金更连用几个反问句疑似曝光了更多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:“你还记的你04年为什么从右安门搬到大兴的邮局宿舍吗?你还记的你生命中有个人叫杨新华吗?你还记的那个跟着你的女记者吗?珠市口剧装店的事儿你也都忘干净了?”

 

最后,他表示不会放弃“曹云金”这个名字。

 

2

 

在这场师傅和徒弟的“恶斗”中,彼此的粉丝也纷纷站队。

 

面对曹云金的长篇檄文,质疑者不少。

 

网友“CatrionaLin”质疑文章提及的真实性:“曹云金所讲的这些东西,就是因为牵扯面太广,牵扯人数太多,囊括了从身边的郭德纲的师父、师兄弟、家人、朋友、徒弟,到外面的媒体、电视台、艺人、摄制组等等,如果郭德纲真的像他说的那么不堪,却又能把自己隐藏的这么好,这个我还真的有点怀疑。”

 

网友“绿矾”斥责曹云金“过河拆桥”:“你是怎么从默默无闻到一场十几万的?不给钱怎么了?说白了,你就是觉得自己成腕儿了,觉得德云社火爆都是你的功劳。”还有网友奉劝曹云金“留下艺名,带走脸面,要靠自己的本事,立足于这个江湖,而不是倚靠着德云社的历史活着”。

 

当然,呛声郭德纲的网友也很多。

 

网友“康妮小司”认为,曹云金离开以后,没有抹黑德云社和打着德云社徒弟的名号继续演出,“郭老师又何必咄咄逼人、紧追不放呢?再说,师傅就不会有错吗?”

 

网友“曹大侠”更是指责郭德纲小肚鸡肠:“人家以前还是你的高徒,你的境界怎么就这么低呢?难道不该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吗?其实就是同行相妒,别人好了势必损害你的利益。”

 

 

3

 

与其它娱乐圈的事件相仿,这场纷争也伴随着各种曝料、小道消息和剧情反转,真相更显扑朔迷离。因此,越来越多的吃瓜群众选择了“不掺和”。

 

“我不知道谁对谁错,郭德纲师徒好坏自有人知,天天讨论他们师徒的问题烦不烦?”网友“请叫我百刹”认为,围观的网友别管谁错了,让他们自己解决,别跟着瞎起哄。

 

网友“Hi-丸子君”觉得,这矛盾的产生,双方都有责任。既然无缘做师徒,就各自安好,都不要互相抹黑了。

 

网友“晓不觉”还批评两人利用私事操控舆论:“不管以前谁对谁错,即使不和了,江湖道远即可,何必向世人云说。每次含沙射影,利用舆论这样真的好嘛?”

 

虽然真相尚未明了,但是在媒体人眼中,舆论的天平似乎已经有所反应了。

 

媒体人“王东Money”认为,郭德纲如此高调处理“家事”,对外人言只是看热闹罢了,但是德云社一帮徒弟围殴一人,倒会引发反感。倚强凌弱,会激发反弹。

 

时评人曹林在公众号“吐槽青年:曹林的时政观察”中也持类似观点。“两个普通人发生冲突,有钱的一方错(弱者永远是对的)。”他认为,相比强势的郭德纲,曹云金显得比较弱势,作为郭的弟子,名气和其他资源远不如郭,且塑造了一个被黑心师傅盘剥的弱者形象。“舆论的天平会天然地倾向于曹,而对郭不利。”

 

4

 

相比于真相的厘清,另一种舆论角度开始浮出水面——在现代社会,德云社这种看似传统的规矩到底合适吗?

 

网友“按倒放血”称,德云社的“家谱”是一种重要的仪式感:拜师要摆香堂,敬祖师爷,要磕头奉茶;入社团要排辈分,改名字,尊家法,敬贺三节两寿。每次看德云社的演出,都能感受到那种浓重的旧式江湖文化氛围。

 

但这种“旧式”仪式感却备受人诟病。知乎网友“立党”表示:“封建大家长管理的旧制度下的相声艺人,大部分人依然保留着小农思想,人人心里只有一本旧社会‘生意经’,在商业化、现代化的社会里没有契约精神和信用制度保障,最后结果就是为了钱打起架来,而且打得不文明,吃相一个比一个难看。“

 

凤凰网评论文章也认为,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,不过是美好的期待。正如“父慈子孝”字面所传达的,这种以家人概念来凝聚非血缘关系的团队,需要双方都有极高的道德觉悟。因为双方权责不是靠白纸黑字的契约,而是靠双方的相互体谅、换位考虑。即便是两个君子,还可能因误解而反目,更别说如果有一方心胸狭隘。更大的弊病是,在“父慈子孝”的框架下,“父”一方通常都有更大的话语权,无论他“慈”与“不慈”,“孝”得不够的都难笑到最后。

 

微信公众号“冰川思想库”研究员任大刚扒出,德云社的全称是“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,顾名思义,它是一家公司化运作的商业机构,但从《德云社家谱》中,却看不到该机构有多少现代企业制度的内涵。 此外,在现代企业制度下,老板与员工之间是雇佣关系,但在郭德纲的“公司”里,绝大多数是师徒关系,这种关系中,师父是绝对权威,徒弟却很难提出待遇等权利方面的要求。

 

任大刚还质疑郭德纲此举涉嫌违法。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第九十九条 公民享有姓名权,有权决定、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,禁止他人干涉、盗用、假冒。“那么德云社‘夺回艺名’,算不算干涉别人的姓名权?”

 

媒体人廖保平在公众号“沸腾”中,也指出时代变化了,很多手艺、艺术都纳入到学校制了,而不是门派师徒制了。在现代社会,师徒关系仍然有权利与义务之分别,但本质上是契约关系,彼此应该是平等而独立的,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更多的是讲一种尊敬,绝不是强调人身依附关系。”

 

“从戏班到企业的转型,由过去的家族式、权威式管理向制度化、人性化管理,是曲艺演出社团在这个经济利益纠纷越发明显的时代里,必须跨过去的坎儿。越人情化的管理方式,越容易败于人情。德云社的骨干一次次纠纷、出走甚至反目,折射的便是这种制度管理的落后。”娱评人骁遥建议,郭德纲与其生气地做个清理门户的师父,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改改班规,做个跟着你有肉吃的CEO。

 

没错,社会在转型,相声也不能总停在旧社会。毕竟,少一些内耗,才有更多精力创作出更好的作品。

 
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  图片编辑:邵竞(编辑邮箱:rock.roll@163.com)